首页| 航空资讯| 化工资讯| 电脑资讯| 明星资讯| 新能源| 趣闻趣事| 综艺频道| 农业信息| 育儿资讯| 站长资讯| 创业交流| 小说| 更多

都市霸主神医可乐加水最新章节阅读-都市霸主神医辰凡苏妙音小说目录

【发表时间:2020-06-29 18:27:35 来源:汉唐网】
都市霸主神医第2章 神农氏传承

“咔嚓。”

巨大的撞击,使得断木直接碎成了几块。而辰凡的脸上,一道血痕顺着脸颊汩汩的往下流。

“够了,把人打死就麻烦了。”胖师傅一直高高在上养尊处优,他哪里见过这血腥场面,看到辰凡鲜血直流,心里多少有些发怵,“他还有些用处,就留在这让他自生自灭吧。”

这仓库距离药店内铺大堂偏远,平日也极少有人经过。如果他们两人刻意布置,隐瞒个十天半月绝不是问题。到那时,辰凡即便被发现,也为时已晚。

赵良跟随胖师傅多年,知晓轻重。他扔掉手中的断木,前后仔细查看了一番,确认辰凡不会轻易挣脱后,便跟着胖师傅离开了仓库。

辰凡被重物所压,又挨了赵良一棒,这使他处境雪上加霜。不过,他毕竟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孤儿,对生的渴望远超常人。

他强忍着昏昏欲睡的意识,用力扭动着身子,试图搏出一线生机。

可惜,他身上的杂物实在太多,千斤压身,他根本无法挣脱。

“难道我就要死爱这里了吗?”

辰凡感觉自己的视野被鲜血模糊,意识在飞快的下沉,身子越来越无力。

阵阵寒意袭来,死亡的感觉越来越近。

“咦,那是什么?”

就在辰凡绝望放弃之际,他模糊的视野中,忽然一抹紫芒闪过。

而这紫芒,就像生命之光,瞬间让辰凡重新燃起了生的欲望。

那是一个隐藏在货架断层暗格之中的小木盒,木盒很破旧,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头。此时,一道紫芒正从中射出。

辰凡心里好奇,他极力伸展着自己的身体,终于在他手臂得到极限时,将那木盒从夹层中拽了出来。

木盒一打开,便有一股寒意迎面袭来。只见一个玲珑剔透宛若宝石琉璃的珠子,从里面滚了出来。

这珠子不知道是什么材质,不仅带着微弱的光辉,还散发着阵阵寒意。

好奇心驱使,辰凡伸手将珠子抓在了手中。

“嗡。”“啊。”

可是,就在珠子入手的瞬间,异变顿生。辰凡感觉大脑轰然炸响,头颅仿佛要裂开。

“吾乃木兮,神农氏末代王首。今传道统,望有缘人不负神农之志,救万人医万病。”

在他脑海之中,一个仰不见面首的虚影突然出现。一声宛若晨钟暮鼓,震慑心神的声音在他心底响起。

随即,还没等他弄清楚情况,那巨人便轰然消散,化成了一个个金色的字符。

《百草录》《药神篇》《太虚练气诀》《乙木神拳》...

大量的信息涌入他的脑海,这让本就意识模糊的辰凡彻底崩溃。只见他两眼一翻,直接昏死了过去。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在他昏死之时,一道耀眼的紫芒从他体内射出,化成一个紫色的光茧将他包裹了起来。

九月时分,赤炎已过。尤是傍晚,凉风习习,微有凉意。

随着夜幕的降临,浮云湾也开始热闹起来。灯红酒绿,行人不绝。可和其他繁忙的商铺相比,长寿药店就要冷清的多。偌大的药店内,只有寥寥几人。

“妙音啊,你也看到了,现在咱们药店已经山穷水尽了,你还坚持什么呢。张总开的价格不错,你就别执拗了。”

店内冷冷清清,顾客也屈指可数。在药店内铺,胖师傅正在耐心的劝慰着一个面色憔悴的少女。

这少女便是苏妙音,苏老神医的孙女,长寿药店现任掌柜。

她穿着米黄色齐肩短衫,眼波轻柔,身姿婀娜。那暴露在外的雪白,冰肌晶莹,惹人侧目。

可是,本该天真烂漫的年纪,却肩负着重任,几个月下来,她已经身心俱疲。

“胖叔,你是爷爷唯一的徒弟,应该明白这药店的重要。”苏妙音不满的皱起绣眉,声音冷厉的说道。

胖师傅口中的张总,名为张御,是云海市一家上市药材公司的老板,在上流圈也算货真价实的名流新贵。

不过,苏妙音对他却毫无好感。他旗下公司不仅贩卖劣等药材,甚至仗着身份财力强买强卖。

长寿药店是苏家几代人的心血,对苏家来说,它既是传承也是一种荣誉。长寿药店百年声誉,又怎能毁在这种人手中?

劝慰不成,胖师傅也不着急,缓缓的说道:“此一时彼一时。现在药店麻烦不断,你一个女孩子怎顾得过来。药店卖给张总,既能维持昌盛,又能得到一大笔钱,何乐而不为呢?”

“你不用再说了,药店我是绝不会卖的。”可苏妙音却不想再在这问题上纠缠,直接语气决绝的说道。

一时间,内铺中的氛围变得有些微妙。

不过胖师傅,对此似乎早有预料,他慢悠悠的拿起紫砂壶,说道:“有骨气是好事,就怕你小姑娘家的,扛不住这烂摊子。”

“嘭。”

仿佛是为了印证胖师傅的话,他的话音刚落,药店大堂便传来了一阵嘈杂。

“药店老板呢,老板在哪?”

人迹寥寥的药店中,一行人突然闯了进来。只是这几人一身痞气,面神凶恶。尤其是那为首之人,体格彪悍满身刺青。在他们身后,一个头冒冷汗满脸痛苦的男子,正捂着小腹痛苦哀嚎。

这些人一看便知并非善类,显然他们也不是来寻医问药的。

“我就是药店老板,怎么回事?”

听到声响后,苏妙音快步来到大堂。当看到这群流痞之后,眼神不由的一变。

“你就是老板?”看到苏妙音,剽悍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惊艳,不过很快便恢复了正常。“你们药店卖假药,你说怎么解决吧。”

男子的话很直白,苏妙音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卖假药对一个药店来说,可以说是绝对的禁忌。这不仅会毁了药店声誉,而且还是违法行为。

作为一家老字号药店,长寿药店又怎么会做这种自毁之事。

“这位先生,话可不能乱说。这卖假药,可是重罪。”苏妙音强压下心头的杂念,镇定的说道。

“乱说?”纹身的男子不屑的一笑,他从怀中掏出一张泛黄的牛皮纸,一手拉过身后哀嚎不止的男子,道:“这是你们药店的药方,这是我兄弟,人证物证俱在,你们还想狡辩?”

每一家百年老字号,都有自己独特的印记。这既是一种历史见证,也是一种防伪标识。纹身男子手中牛皮纸,上面有一个古篆寿字,这正是长寿药店独有的标记。


宁波管道疏通 http://bystmt.shop.m.liebiao.com/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