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航空资讯| 化工资讯| 电脑资讯| 明星资讯| 新能源| 趣闻趣事| 综艺频道| 农业信息| 育儿资讯| 站长资讯| 创业交流| 小说| 更多

对于一些价格被压得特别低的药品,我们只能放弃

【发表时间:2020-06-28 20:18:56 来源:汉唐网】
湖南省药品招标走到了风口浪尖。2月4日,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简称“中国药促会”)刊登一则“严正回应”公开与湖南省药品招标办掐架。“国内的原材料、人工成本都不断在上升,药价降价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地降。”中国药促会相关负责人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日前,中国药促会的一则意见直指湖南省药品招标办的砍价,“仅以降价作为最终目的,主观随意的色彩较浓。”引爆了药企与招标办的角力。值得关注的是,本次公开与湖南省招标办叫板的中国药促会会员单位包括了恒瑞医药、天士力、上海复星、上海上药等大型企业。上述负责人坦言,“我们反映的是会员企业的意见。”中国药促会指责“唯低价是取”这场掐架其实是缘于1月28日,中国药促会在官网上刊登了一则“对2015年湖南省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工作的意见”,当中指出了几大意见,包括湖南省药品招标时,“专家提出建议价时没有给出科学明确、公平公开的依据,仅以降价作为最终目的,主观随意的色彩较浓。”中国药促会举例道,“有的第一轮专家建议价直接在投标指导价的基础上砍掉50%;有的第一轮专家建议价公布后企业按照专家建议价进行报价后,专家又会给更低的第二轮建议价;有的专家不考虑企业给出还价理由,第二轮建议价仅在第一次建议价基础上上浮几分或者几毛钱。这种做法不仅将国家价格主管部门制定的药品最高零售价、贵省参考的相关省份的招标价全部否定,而且也将贵省自己制定的投标指导价全部推翻。”药促会如是抨击湖南省药品招标办“唯低价是取”。对于上述指责,湖南省药品招标办相关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不久前已经通过《湖南日报》做了说明。记者查阅看到,其提到的报道以“‘阳光\\’采购剑指价格虚高”为题指出,“砍价”是一门学问,“砍”得重了,企业“缩”回去了,可能废标,“砍”得轻了,又不痛不痒。湖南省药品集中采购办公室副主任胡茹珊在文中解释,“如果本轮集中采购只能维持在上一轮采购的价格基础上,就没有必要启动新一轮集中采购工作,药品价格虚高问题就无法解决。”不过,事件并没有就此结束,中国药促会在2月4日又再次刊登一则“湖南省药品招标办负责人扬言欲起诉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予以严正回应”的文章,与湖南省药品招标办撕破脸。中国药促会称,胡茹珊向该协会表示,将上述意见公开挂网的做法违法,湖南省药品招标办要走法律程序起诉,要求撤掉挂网的意见函并公开道歉。并认为上述的意见“不具任何专业性。”“若我会因维护会员企业正当权益向政府部门建言献策而成为政府部门的被告,我们愿意随时应诉。”中国药促会回应。药企呼吁砍价要合理“砍价”本来能降低药价虚高问题,但操作上为何遭到反对?“因为砍价不合理。”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药企负责人向本报记者表示。一位参与投标的人士介绍称:“我们一个独家品种,限价是全国最低价,第二轮议价给的价格还不到全国最低价的八成。类似产品多了去,还有上一轮在湖南中标并销售的产品,本轮议价只有上次的一半。这样下去我们活不下去。”不仅仅在湖南,国内某仿制药企总经理告知记者,对于2015年招标,普遍的一个共识是,药品招标仍将以降价为主流。虽然对招标降价充满预期,但是,其惨烈程度仍超出业界承受能力。“对于一些价格被压得特别低的药品,我们只能放弃,否则药品还没出车间门口,就已经亏了。”南京正大天晴药业总经理田舟山对记者说。中国药促会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国内各项成本都在上涨,包括了人力、原材料等,但最后价格却下跌了。药价降价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地降,要理性地分析。中国药促会认为,目前湖南药品招标违背了国家一再强调的“质量优先、价格合理”的招标原则,将会产生严重的药品安全隐患。据悉,在去年的11月12日,安徽也曾出现与之类似的药企抗议招标价格事件。中标价格过高,医保、病人的利益受损;而中标价格过低,药企又表示难以维持正常运转。招标价格的制定如今已经成为了包括招标办、药企等在内的相关机构最为关注的问题。2015年是医药招标大年,也是医药招标政策大年,还未完成医药招标工作的半数省份,恐怕未来的药品集中采购中的矛盾会十分突出。(生物谷Bioon.com)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